主页 > 综合类B2B平台 > “我都‘死’过多少回了!”
“我都‘死’过多少回了!”

  “谋战胜战的特战尖刀”刘近先进事迹系列报道之二:《“我都死过多少回了!”》

  “我都死过多少回了!”特战营长刘近说出这句话时,面容平和,目光如炬。在雪枫旅,刘近是出了名的“魔鬼教官”,也是身经百战的沙场尖兵。与死神擦肩而过,对他而言,早已是家常便饭。

  一次反恐专业集训中,刘近在探索快速滑降方式时,自创了一种“大姿势”的滑降动作。这种方式虽然滑降速度快,但极具危险性,要求人员从空中扑出,在接近地面的时候收紧绳索减速落地。

  课目示范时,刘近从15米多高的楼顶扑出,绳索不知被什么挂了一下,从他的手中脱了出去,他几乎是以自由落体的方式砸向地面。生死关头,他将手指插进了背后的8字环,伴随着剧痛,只听“咚咚”两声,头盔和膝盖分别磕在地上,身体在离地不到30厘米的地方及时停住。

  鬼门关前走过一遭,才能让自己离胜利更近。这一点,从第一次参加比武起,刘近就再清楚不过。当兵第二年,他作为队伍中唯一一名义务兵,参加上级组织的岗位练兵比武竞赛,与诸多老兵同台竞技,刘近淡定自若、沉着应对。

  在摩托车特种驾驶课目中,刘近在穿越飞车台时,不同于其他队员沿路行进,而是以“抛物线”的滑行轨迹飞出了地面,最终以1分48秒的成绩夺得该课目第一名,超越第二名1分钟多。

  而这背后,刘近每天驾驶摩托车飞来荡去,受伤是常有的事。摔得最重的一次,刘近随摩托车重重砸在地面,右腿压在车轮下,被车拉出十几米,整个腿部血肉模糊。

  从军18年,刘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疤有20余处,“每一个伤疤都是一个故事”118图库资料,刘近笑着说:“这都是我的军功章。”

  最让刘近难忘的,是在一次高原演训中执行侦察任务。那晚,刘近奉命带特战队员在海拔5000多米的山头进行侦察。夜黑风高、寒风呼啸,刘近和队员们匍匐山头,手拿夜视仪观察“敌”情。

  数小时后,刘近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冰雕一般没了知觉、动弹不得,夜视仪不知何时掉在地上,想拾起却怎么都拿不到。就在这时,头顶的天空骤然电闪雷鸣,闪电如同一把巨斧劈向浩瀚苍穹,像是要把自己吞噬一般。

  “任务必须完成。”刘近语气坚定。那一夜,侦察小组把上山时当做手杖用的金属管连接起来,立在侦察点不远的地方当做避雷针。几人蜷缩在寒风中,完成了多个重要点位的地图标记和方位测定。

  刘近很喜欢一句话:如果不翻过那一座座山,就看不到更美的风景。在战场上除了自己要有股拼劲儿,更要有股狠劲儿,带领战友们一起拼。现在,他又有了新的目标:部队培养了我,我要回报部队,培养更多的人,要做一个能装很多把好刀的鞘!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台一女子持阳性证明飞厦门,却被放行?涉事航空公司回应了!刚刚通报,全国新冠疫苗接种剂次超7亿,广州又有2地实行封闭管理

  35岁那年,雷军厄运连连,王兴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张文宏想着辞职离开上海…

  华为MatePad Pro:打开平板天花板,只是华为全场景时代的冰山一角